陌里笙

碎裂的瘾。不明的人格分裂,不愿发泄不愿表明。

3月6日



如果赤裸的欲望
只是在野地的露珠
如果舌尖的苦涩
是在土地的灰尘里奔腾
如果骨髓里的疼
在三月的桃花里开的簇拥繁茂
如果死亡在欢声笑语中
孤独的降临除了掠夺毫无怜悯

那么世界确实本来就如此

如果是明天
那就该哭泣
那就该痛哭
那就该
停止一切。

(2107年3月6号)

我不断的发现自己的各种秘密,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的冷漠、黑暗与脆弱。我越来越不屑去知道别人的内心,拒绝去了解任何一个人的倾诉,是太疲惫了,还是真的处在麻木的阶段,毫无意义的晃荡着自己的迷茫,晃荡着自己毫无准备的那么轻易苍老的岁月。

我缺失的,不。正确的来说,我的那些残缺,我总是安抚自己,总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忘的。但是,少了就是少了,伤了就是伤了,这样的事实让我很多时...

诗《今天》

写诗还是要继续的

旅客诗舍:


《喝酒》

她昨晚喝晕在自己家里
除了她,房间谁都没有
她风尘仆仆的从外地赶回来
她想念家里的孤寂和安全
但是,她想喝酒
但是,她酒量不济
然而,她喝了两杯威士忌

她醉在自己的床上
除了自己没人躺下过的床上
昨夜其实还下着暴雨
她喝酒之前沐浴膏香
她最看重的就是跟自己的约会

然而,夜晚的静谧中
她看不到自己的影子相伴

她喝的有些晕
那时候她
一会儿快乐,一会儿悲伤
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她脑子是清醒的

她自己在想:
我现在不仅仅是一个我了
有好多个我了
这样,就可以和寂寞玩捉迷藏
让他躲起来了

后来,她睡着了
头发还湿漉漉的
浴巾裹着疲惫的身体

床上没有枕头
也不知道是头发湿了床单
还是眼泪湿了床单
又或者是梦里的口水...

爱是缠绵悱恻上瘾的欲望。

其实因为离别才显得缠绵。所有的故事都雷同,所有的悲剧都相似。

饿了,出来吃酸辣粉。

旅客诗舍:

图文/陌里



 海浪冲击上来的声音真是好听


像是雄壮男人的低吼


在夜色里


所有的欲念都溅在浪花上


海风毫无兴趣参与这热情的席卷


那么,那些动也不动的石墩


像是见证孤独的证据


它看上去


明明是寂寞的样子



它们面对欢呼、情爱甚至交欢


都冷漠的像一场


素材证据


像一场天庭的审判


在黎明来临前它们既激昂又疲惫


但宿命的鞭挞是停不下来的


它们连叹气...

一棵快要死的树

旅客诗舍:

文/陌里


树即将干枯


还没到冬季


它却即将死去


再撑一撑吧


撑过这个冬季


经历一场美丽的冬雪



你要想一想


那雪儿的洁白的身躯


你要想一想


尘土对你的眷恋


所以再撑一撑吧



即便你看上去干枯了


或许那盘土的根能救你一命呢


请不要放弃


那棵树啊


在枯萎中再撑一撑


或许来年的春天会给你重生的力量


所以啊


再怎么也得撑一撑


可是,你叹了口气


又沉默了一会...

斑驳之间

晚安

旅客诗舍:

“你说你爱我,我几乎相信了”

  


时间少的不能再少了

  

少到只够我们相识和告别

  


在我们擦身而过的瞬间

  

岁月因此在你我之间留下了斑驳

  

留下的是树影动的风

  

留下了你抚摸我头发时手的灵魂

  

留下了那风尘森处的全身汗渍

  ...

食·盐实验

化学没学好,好后悔~~~

旅客诗舍:


文/猫十三

你是盐

我的盐

只有我能品尝出味道

也只有我才认识

你唯一的品牌

你的味道

像海风吹进耳朵

你的味道

像泪液溢出唇边

你的状态

是立方体

从来不八面玲珑

高聚物球晶体

也不浪漫飞扬

雪花冰晶体

你是中性的

加之可酸

加之可碱

你是氯离子

和钠离子

的美妙结合

父母的倾心实验

开花结果

我娶你的时候

只有高贵的银离子

可将你置换

置换出纯白

没有你

失去了爱的动力

有了你

天堂便有了人间的味道

(十三君被我一句话刺激过后作了一首诗。刺激原来有利于灵感滚动。。。。)

2016年9月20 日

如果不够理解,爱就成了残忍的字眼。

旅客诗舍:

“你是要去旅行吗?”

“是啊”

“去哪里呢?”

“还没有确切的地方”

“那你怎么知道你抵达了没有呢?”

有一汪海水
在海风吹来的时候它呼啸而去静谧而归
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去海边
对着它发泄
对着它动情
而它只能在海水与沙滩上不断的
不断随海风徘徊

有一座山
喜悦它的人去攀登
不喜悦它的人也去攀登
由于热爱还是勇气
不管什么原因
他们站在山的顶端
那时候,山的高度让他们
更有勇气
又或者更有荣誉

通常,我们对大自然是崇敬喜欢的
而脚踏之处是想去征服的本能
在花与蝴蝶之间
狩猎是仅次与浇灌的仁慈
那秘密的花园栅栏里
有一只单纯无畏的麋鹿

听海风催逼着海水呼啸
看大山谦卑着屹立并缄默
有一只蝴蝶煽动...

寂静如夜

中秋快乐

旅客诗舍:

文/陌里


有一只蟑螂在我的衣柜里

我本想弄死它的 

拿纸的瞬间它就溜走了


我继续把衣服卷起来放在衣柜里

秋冬装全部从压缩袋中被解放、像是所有的温暖在凉意中

格外的有用。


有几件很多年的衣服

想丢弃

摸着手感还不错

就又留了下来

像是一种旧习惯

又像一种懒惰


我把衣娄里的衣服分好

白色的衣物扔进桶里泡着

其他深色的衣服装进袋子

明天用洗衣机洗


然后收拾桌子、厨房、卫生间。


我意识到后天是中秋节

便打听到一家不错的日本料理店

我想一个人...

© 陌里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