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米粒

碎裂的瘾。不明的人格分裂,不愿发泄不愿表明。

我实在不懂我当时为什么写下这些

一个有晚餐的黄昏

文/李由


他打开门脱下外套,换上拖鞋。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给自己泡了壶茶,点上烟。茶水的雾,万宝路的烟,在他寂寞的眼里显得格美丽。他喝了一杯茶起身开了音响,然后坐回沙发,拿起沙发边书架上的一本诗集看了起来。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初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凉的。他打开一盏落地灯,暖橘色。放下手中的书正要去准备晚餐,手机屏幕亮了,有人微信找他。他从茶几上拿过手机。

“想去你家蹭吃的,多做一份”

“好”


他把手机扔在沙发,去准备晚餐。此刻从厨房往外看,晚霞正浓,外面草坪上还有几个孩子在互相追逐,他觉得春天还是很好的,至少渐渐的开始变暖和。


他准备了土豆饼,牛排和麦片羊奶粥。他把土豆削好切半,放进玻璃锅中煮着,然后把芝麻捣碎放点盐搅拌然后倒进小碗里。他把脱脂奶粉和燕麦片倒进奶锅煮开,熄火。土豆煮好后,他把它们捣成泥,把准备好的薄饼在微波炉里热一热,然后把土豆泥抹上,抹上芝麻盐,放点孜然粉和辣椒,卷起来。沙拉可能不需要了,餐后可以喝点榨果汁他想。


门铃响了。

“进来”

王妍开门进来,换上拖鞋,走进厨房,把手中的水果放进冰箱。

“要帮忙吗?”

“嗯,帮我整理下餐桌,铺上餐垫,然后安静的坐着。”

他随后煎了牛排,只配了西兰花,开了瓶红酒做酱,剩下的当然是放在餐桌和王妍一起喝掉。

他舀了两勺蜂蜜放进奶锅了搅了几下,然后倒出煮好的燕麦羊奶粥。

把所有食物上桌以后,两个人开始安静的吃饭,音乐的声音调小了,外面的天色已暗。室内的灯光、食物和眼前的人,都让李茂感到无比的温暖,虽然他不动声色,却被自己和现在的氛围感动着。


王妍端起酒杯

“好吃,敬你一个”

他笑了,然后两个人喝着酒聊着天。基本都是她在说,说工作,说同事,说出差去的地,遇到的人。他只顾听着,慢慢的吃着、喝着。

越来越暖,她脱下大衣,围巾。面色发红,可能是酒的缘故,但是这样真好,不冷的感觉很好。她想。


晚餐结束后,她整理了餐桌,餐具。用抹布擦干水之后,放进橱柜,置放的位置都轻车熟路像是在自己家一样。他斜靠在沙发上,看着她的背影。她忙完走近他,坐在他身边,接着泡茶几上的茶。他坐直身子,用手轻轻搂着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他的脸歪在她的头发上。他闻见她的香味,她感受他的温度。他们寂静无声,夜幕开始拉伸。

他们没有表达任何的想念或者爱意,他们甚至连情侣都不算。他们到底算什么呢?就这样,谁也不在乎这种关系的称谓和发展,此时此刻,彼此在怀就够抵挡冷风来袭了。



评论
热度(2)
© 李米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