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米粒

碎裂的瘾。不明的人格分裂,不愿发泄不愿表明。

诗《今天》

写诗还是要继续的

旅客诗舍:


《喝酒》

她昨晚喝晕在自己家里
除了她,房间谁都没有
她风尘仆仆的从外地赶回来
她想念家里的孤寂和安全
但是,她想喝酒
但是,她酒量不济
然而,她喝了两杯威士忌





她醉在自己的床上
除了自己没人躺下过的床上
昨夜其实还下着暴雨
她喝酒之前沐浴膏香
她最看重的就是跟自己的约会

然而,夜晚的静谧中
她看不到自己的影子相伴

她喝的有些晕
那时候她
一会儿快乐,一会儿悲伤
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她脑子是清醒的

她自己在想:
我现在不仅仅是一个我了
有好多个我了
这样,就可以和寂寞玩捉迷藏
让他躲起来了

后来,她睡着了
头发还湿漉漉的
浴巾裹着疲惫的身体

床上没有枕头
也不知道是头发湿了床单
还是眼泪湿了床单
又或者是梦里的口水湿了床单




《出发》

他坐在短途火车上
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吧
总算是短的
外面阳光明媚
干燥的天空湛蓝耀眼

他拿出一本书在车上翻来翻去
他心里想着快要到达的目的地
和要见的那个人

其实火车刚发车不到半小时
但是,他觉得每一个下一秒都像是要到达了一样
或许,他在订火车票的时候就已经到达了。




《葬礼》

有一个葬礼
在河边举行
没有下雨,也没出太阳
阴冷的风吹的河水哗啦啦的响
没有哭声,没有嚎啕
安静的
比死了人还让人悲戚




《今天》

我今天的话太多
我好像怨着谁
不像是命运
也不像是缘分
不像是天气
也当然不会是从未认识的你




评论
热度(3)
  1. 李米粒旅客诗舍 转载了此文字
    写诗还是要继续的
© 李米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