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米粒

碎裂的瘾。不明的人格分裂,不愿发泄不愿表明。

一盏灯

好久不动脑子。

旅客诗舍:

一盏灯
暗黄
并不明亮
但是它依旧是一盏
灯。

黑暗里仍有一丝暖
的那热度
并不明亮的光
不是照明
仍旧可以是一盏


灯下
有爱的模样
在灯下
没有恨的毅力
你在灯下
留下了背影
我看你在灯下
离别了期待

那盏暗黄的

还在。
永恒却从未在。



评论
热度(5)
  1. 李米粒旅客诗舍 转载了此文字
    好久不动脑子。
© 李米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