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里笙

碎裂的瘾。不明的人格分裂,不愿发泄不愿表明。

父亲,我记得我说过爱你

时间札记:

对父亲印象最深的是

冬天拿着他洗澡回来的衣服去扔洗衣机的时候,发现那套秋衣已经很破了。我拿着那套衣服,哭笑不得。


那套衣服应该是那年冬天的前两年,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去市里某个区的小商场打折的时候给他买的。那时候也才三十左右一套。给他和妈妈各买了一套。


我手里拿着衣服转身去找他,跟他说这么破的衣服我要扔掉了,他说不能扔,这不是你给我买的嘛,穿在里面又看不到,还能穿呢。


当时鼻子一酸,转身往洗衣机走去。

我给妈妈买什么东西,她都要叨叨我半天。给爸爸买什么他都说好。到哪都夸我孝顺,夸我努力.... …


晚上去自习不想吃饭,他就搂着我去卤菜铺上买我最爱的鸭翅,要求我留长发穿高跟鞋,但是我从来没听过。

他跟我说过他的小时候。他很聪明很感性,不羁又暴躁。

他说他孤独,爱恨在他身上太过明显,我们笑起来一个样子,别人都说我们就是一个模子刻的。

他去过很多地方,像一匹野马,不负责任的爱着自己的浪荡。他喝酒耍酒疯,哭着跟老妈道歉。他去过大连,北京,上海,内蒙古,广东,浙江,江苏.... ….

记得那年我也去了杭州,他去看我,请同学和她家人吃饭,拜托他们照看下我还给了我一千块钱。那时候天已经亮了,我送他到车站,秋意很深,凄清。他说,你知道吗,爸爸我很孤独,你妈妈不理解我。我在淮南像个外乡人,你爷爷去世了,奶奶也在养老院,谁心疼理解过我……

我靠近他,抱了抱他。看着他上车,跟他挥手告别。爸爸跟老妈干架干了一辈子,他情绪化的时候总是拿我们出气,我跟他干过架,头上缝了四针,脸肿过,背上结过痂,理所当然的我干不过他。那年我已经21岁了。


父亲在不耍暴力的时候,跟妈妈离婚了。

我没有回去,再回去的时候,也是擦肩遇到过两次,后面电话也没再打过。再后来,我住院,一两年没见的他来看我,我挥挥手让他离开,免得老妈看到他不开心。

后面再也没有机会跟他说,我想他。那之后的两个月他便死了。立冬那天,天气很糟糕,我回他的老家,树叶几乎落光,风还是莎莎的响着,我没有掉眼泪,我觉得手里的骨灰盒很温暖,舍不得松手。


真的,我的心爱他。纵然他万般不好,他是父亲,用胡渣扎过我,亲吻过我,拥抱过,信任过我的父亲。

而我的倔强和胆怯拒绝了我的真心。

我遗憾,但是我心里爱他,纵然. …他错的离谱,我也恨不起来。

他是爸爸,我像他。

我记得他说,不扔,还能穿,你买的我都觉得好,他搂着我搂着我说他孤独… …

我才记起,母亲节买过几次礼物,而父亲节只表达过一次… …

我不恨遗憾,也不恨过往,不恨自己,灌两口酒,哭的时候要多深有多深的想他。擦擦眼泪,告诉自己好好珍惜还在的亲人。


评论
热度(6)
  1. 陌里笙时间札记 转载了此文字
© 陌里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