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里笙

碎裂的瘾。不明的人格分裂,不愿发泄不愿表明。

用力,用力的... ...

怕什么,汹涌的生活更好。

旅客诗舍:

文/陌里

 

你永远只有在痛的时候才有思维和记忆。

 

  • 1.阳光很大,空气依然冰冷。就是有奇怪的人打着伞遮着太阳。我渴望阳光的心从没有在夏天隐藏起来,就像我爱你的情义从来没因为不得而减退。

 

  • 2.我从未见过沙滩在水露的冲退中变得坚硬,直到我去了海边,直到我爱上了你,脆弱的安全感变成被水浸坚固的沙泥。

 

  • 3.我告诉自己把想念惦记在回忆里,我告诉明天有遗忘在等待,而我最想的其实我一直过着的今天有你一起。

 

  • 4.晚霞在脸上,我独自坐在飘窗上抽着烟。看着身下那块扎染布。烟雾飘出窗外,那想念如烟雾从不能被回忆包裹。


看着自己,才发觉最完整的是过去,最支离破碎的是那些经历

 

  • 1.火车,喜欢绿皮的。能把窗子抬起来,感受风的力量和味道。我对味道敏感,对疼痛麻木,对远方放纵。

 

  • 2.树的叶子在秋天飘落,我的心在夏天狂热。而梦想如燥热的空气,明明灼热却无法燃成火,温暖隔着一个秋天还远的冬。

 

  • 3.早上冲一杯牛奶,里面放上一勺蜂蜜。香甜的味道进入口腔在胃里却消失不见。所以我的胃记不得那些香甜,只记得痉挛时的疼痛与温暖。

 

  • 4.我把相机架在我圆圆的眼镜前,透过镜头,天还是那样蓝,云朵还是那么厚。而孤独却没有布景陪衬,就如我现在的手必须拿着相机才能记录美景。


那些过不去的在过去了的里面得着精神分裂症,对抗的只是自己。

 

  • 1.别傻了,茅草屋已经坍塌,外公已经去世很多年。他爱喝的可乐没有商标,健力宝一罐撒在坟前。

 

  • 2.拖拉机在场上打稻子,我和哥哥妹妹们在稻草上翻跟头,而爸爸从来不会开拖拉机,他只会理发。舅舅说,你们去田埂,滚来滚去不扎人啊?!

 

  • 3.姥姥戴上老花镜,地上铺着层皮布,她也坐在上面,还有铺平的被子。姥姥穿着线带着顶啷子给我家套被子,她说我妈妈没时间。

 

  • 4.妈妈躺在店里的椅子上午睡,有人来理发她就醒来做生意。我是个洗头妹,曾在冬季洒了别人一棉衣的热水。那人笑呵呵的说,没关系,你家屋里有空调。

 

死去的都是,年轻的肉体、沧桑绝望的渴求。

 

  • 1.表妹渴望活着,在瘫痪的床上。之前四肢还有知觉,眼睛还看得见,她结了婚,还可以骑电瓶车。尽管去了北京和上海的医院。她还是在舅妈家骨瘦如柴的死去。

 

  • 2.爸爸不幸福,不知道有没有幸福过。他不在意我们爱不爱他,所以他的死时候轰轰烈烈的悄无声息,在他和妈妈离婚的一年后。那年他才四十七岁。我想说我爱他,却在去年立冬埋葬那天的风里欲言又止。

 

  • 3.只有外公死的时候,我还能摸到那软软的并不是很冰冷的尸体。哭的撕心裂肺彻彻底底。后来他在我的梦里都是阳光明媚的。


  • 4.等到我死的那天希望悲伤和浓烈的爱可以提前用尽。我用力的用力的过着生活,爱恨的过着,放肆的过着,毫无顾忌。因为死后我再无法用力做这些事情。

        


(2016.1.26)

评论
热度(6)
  1. 陌里笙旅客诗舍 转载了此文字
    怕什么,汹涌的生活更好。
© 陌里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