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米粒

碎裂的瘾。不明的人格分裂,不愿发泄不愿表明。

在巨大的漩涡中,她看不清自己的内心,那里涌动着怎样的欲望和疲惫。席卷而来的困倦也不能让她立刻安稳的入睡。


她几乎不会想起他,那个俊朗的少年。她告诫过自己,从自己生活中逃离的人是不值得被记得并一定要忘记的。


她忘了他的样子,却还是会想起他吻过她,那在他离开之前的失声痛哭。她抽烟,假装不会掉眼泪,假装不会心酸。但是她懂,这些并不能混淆环绕她的孤独。

像是自由下落掉入深渊一样的失重,而她却一点都不在意。她说她没有值得抓住的明天,没有一个可以相爱的人。

她把自己锁进黑暗的居所,在混沌的脑袋中散发悲伤、困倦、欢愉、天马行空,空旷无边。

那是极好的,她想。所以,她不麻醉不喝酒。她只是看着烟雾缭绕的房间,她说她确定她忘记了真实的,真实的痛楚。


他在光暗交替的隧道里开着车,他是个没有故事的人,他并不讨厌故事和有故事的人。但是他决定做个没有故事的人,开间画廊。卖着别人的画,卖着别人的故事,店名却叫做:没有故事的空旷。

他想起她的眼睛,他觉得那是难以描绘的空洞却莫名的像个漩涡深深的吸引着他,然而他难以落笔。所以他说他注定成不了画家。在花落枯萎的时候,他也只是若无所见的经过。

他是看到了她枯萎的心灵却爱上她血热的肉体。他说他不在乎,因为他是个没有故事的人。他内心的喘息告诉自己,没有关系,我需要她的故事。他需要开间画廊,他要售卖别人的故事和悲伤,虽然他也并不能开心起来。

他说或许够了,跟着她的枯萎慢慢复活。


评论
热度(4)
© 李米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