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米粒

碎裂的瘾。不明的人格分裂,不愿发泄不愿表明。

琐碎日志

   最近在失眠和嗜睡中交替煎熬。

总是在黎明前焦虑或者黄昏时醒来。

我不知道自己这半年来是怎么了?

以前徐冉跟我说她刚去上海的那些孤单日子也是如此,所以她选择合租才解决了这种煎熬。

而我又不喜合租,习惯一个人住,一个人怎么样都行。合租怕自己嫌,也怕被别人嫌。

在昆明有过合租经历,熟悉一些的还好,那些陌生的实在是让我烦的很。因为磨合的过程并不是那么的愉快,尤其并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件事上,但是我非常乐意浪费时间在睡觉这件事上。

在厦门的这半年,只正儿八经的工作过20来天,实在是厌倦了动脑子,不动脑子的工作又觉得没意思。

整个人的状态就是放空,丧,懒。想把身体养好一点来着,但是熬夜却代替这些消耗掉了恢复。

两次不同部位的肿瘤切除,加上没有调养就连续两年的高压工作,身体突然就各种不行,但不是什么大问题又来了,只是觉得身体被掏空,免疫力很低,抵抗力似乎是没有了一样。

每个月必去一次医院。后期的工作也是上不了心,这种状态,说实话不太好意思去工作,觉得没法尽责。

但是不工作的日子里我也没干什么正经事,日语也只是上课时间去,已经半个月没有自行看过书,做过练习了。

但是我自己做饭吃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习惯,医生强烈要求我不要出去吃饭,要自己在家做着吃,好要早点备孕,说怀孕生孩子是最快的恢复健康的方法。


这种事情,我也只能呵呵,毕竟我只在电影里看到过医生这样的建议。曾经的不耻成了自己的一个梗,我只能很无力的在自我的矛盾里挣扎。


很久也不写东西,就只能当日志记录这些零碎的生活。

最近有看综艺节目和电视剧,以前我是几乎不看的,至少平均几年才看一部电视剧,而今年已经看了好几部,虽然是快进,但总算是了解个大概。


我本想走遍周遭一些值得去的地方,经常能短途旅行,但是还是不想踏出房门半步,之前会去书店花几个小时看一本书,而现在最喜欢的事大概就是睡觉和看每周更一集的动漫。


生活如此凋零,可我还是很想好好的活下去,调整好,去找份合适的工作还是要拼一拼的。因为寿命不在乎保养身体,而在生有时死也有时。

早安。

评论(3)
热度(4)
© 李米粒 | Powered by LOFTER